学鉴网专注教育培训机构口碑点评
  • 联系邮箱:zzxuejianedu@163.com
当前位置:学鉴网 > 教育行业头条 > 起底学大教育金鑫,重掌权柄之路

起底学大教育金鑫,重掌权柄之路

最近学大教育又有新动向,创始人金鑫重新夺回控制权,三年时间,其中坎坷,很多教培人可能会看不懂,因此,这里特别梳理一下。

我们知道,大多数企业都会和创始人有关联,比如俞敏洪之于新东方,张邦鑫之于好未来,而学大教育,作为中国教培K12领域第四把交椅,其创始人金鑫则稍微有些不太知名,究其原因,在于金鑫出局了几年,学大教育错过了在线教育发展的黄金时期。

究竟发生了什么?

金鑫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学大教育掌门人

01.创始人团队相聚

关于金鑫,网络可查的资料并不多,百度百科最后的更新停留在2014年,似乎从那以后,金鑫消失在网络中了。

金鑫生于1977年,是江苏人,大家都知道,这里的人擅长搞教育。金鑫大学学的是经济学专业,1999年在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毕业,那时候互联网方兴未艾,金鑫一只脚踏入了这个行当,在知名企业万网工作,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位神人,姚劲波。当年的姚劲波还是一个无名小卒,距离他打造58同城还有好几年的时间。那时他编写的易域网被万网几万块给收编了,姚劲波以雇员的身份来到了万网。

公元2000年,全国人民都处在千禧年的兴奋中,北京作为政治和经济前沿更能够触摸到这样的脉搏。金鑫和姚劲波刚好分在一个小办公室,办公室很小,俩人只能面对面,想不熟都不行。

金鑫觉得姚劲波这个人很有意思。话不多,但是经常有一些冷幽默。后来熟识后,金鑫发现他和姚劲波志气相投,偶尔无聊打牌,牌技也相当,这让俩人有种心心相惜的感觉。在工作上,他们俩一个管产品,一个管市场,配合默契。

然而毕竟不是自己的公司,很多事情做不了主,这让金鑫二人很受挫,有一次,在一个产品是否取消的研讨会上,还和老板拍了桌子,这更加剧了他们走出创业的步伐。

02.学大前身:家教网

2001年,金鑫和姚劲波一起离开了中国万网,同时还拉上另外一位同事,三人一起创业。最初选择做家教网,提供兼职老师或大学生、学生家长的信息共享平台,自己收取中介费。

相当于原来分布在线下的家教中心搬到了线上,这个模式为学大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也为后来金鑫执着于教育O2O模式埋下了伏笔。

金鑫设计了一种点卡,名曰“兼职卡”,通过渠道铺,面向兼职学生收费,帮他们找家教工作。不久,又开通了在线支付,在2002年算是很先进了。

金鑫没钱做报纸广告,刚好百度转型,从后台搜索到to C的竞价,一万个点击只要一千块。金鑫当机立断,上了第一批的百度竞价排名,流量猛增,网站用户数最高时有几十万之多。金鑫就这么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到了2004年,眼看着北京新东方报名火爆,人们的补习需求越来越旺盛,大班化教学已经越来越不能满足人们的个性化需求,金鑫果断提出,开设线下培训中心,一对一模式。结果这样一开,就停不下来了。

这里插个题外话:姚劲波非常懂互联网,尤其懂域名,所以手上有很多优质的域名,连最后2010年,学大的域名也是姚劲波让金鑫买下来的,花了20万。当时金鑫觉得贵,后来觉得超值了,现在作为学大网校的专属域名。

03.寻找融资,学大成了风口上的猪

2005年,开了一年多培训班后,金鑫发现这样太慢,必须借助资本的力量,于是开始寻找融资。那时全国的教培市场还处于一片蓝海,没有形成全国性品牌,除了新东方,还是新东方。

金鑫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约谈了十几家投资机构,只有一家香港的基金有投资意向,而后也音信全无。

到了2006年,新东方突然在纽交所上市,大家才蓦然发现教育这块蛋糕,于是众多投资机构都开始把目光投向教育,主动联络金鑫的越来越多,学大的估值也迅速水涨船高。

当时几家大投资机构都在与学大教育接触,而金鑫希望能找到一家在财务之外能给学大带来其他帮助的投资方,最终筛选剩下两家:鼎晖与IDG。

在与鼎晖约谈的时候,由于记错时间,鼎晖的投资人等了两个小时,见面之后,金鑫与投资人南希聊得很开心,并约了一起吃午饭继续聊,南希期间还推辞了一下,说有比较重要的事,要打电话去确认一下,但最终还是和金鑫出去吃了饭,当天他们一共聊了4、5个小时。

后来投资人告诉金鑫,他当天中午并没有什么事,打电话也是假的,只是觉得自己作为投资人,对方迟到了自己还上赶着不太好,需要装的很忙的样子。

当然这些金鑫也未必在意,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鼎晖,有了资本的加持,金鑫如虎添翼,开始疯狂开店,一对一模式很快风靡全国。

04.迅速扩张、遭遇技术瓶颈

2008年,为了提高学大家教网的智能化和计算能力,金鑫谈了几个机构,其中一个是专门做算法的,说我们能帮你解决技术问题,我们的算法是算导弹轨迹的。然而,对方把算法封装在组件里,严防学大窥悉。

金鑫觉得核心技术你不告诉我,究竟是好是坏我无从得知,便终止了谈判。不久,一批金山、阿里和亚马逊等互联网公司的产品与研发人员补充进来,技术难关逐一突破,核心算法也申请了专利。

但资源的组织又令金鑫头痛不已。如果要覆盖全中国所有考区,高考有19个,中考更是多达上百个。

金鑫调动全部师资力量搭建框架,对由八千多个知识点引申出来的千变万化的题型挨个梳理、剖析,每个知识点再用视频讲解一遍,工作量极其庞杂。

靠着学大内部一万多名老师,持续更新内容,用了一年多时间才发布。即便如此,金鑫认为目前的1.0版只实现了他想法的很少一部分,产品还在不停地升级迭代。

05.2010年,学大上市,金鑫艰难地趟出一条O2O之路。

同生活服务类相比,教育行业的线上线下融合极为复杂。以大众点评和团购网站为例,由于不用控制线下的东西,谁做得好筛选出来就行了。但学大不可能做一个平台说这个培训机构好,那个老师经验丰富,而必须把整个过程管理起来,才算真正实现O2O。

后来的事实我们知道,教育的O2O成了黄粱一梦,学大梦碎,错过了在线教育的黄金期。

倒是姚劲波的58涉及了一些同城教育类的项目。而学大的在线平台e学大,则成为了服务在校生的工具,和目前主流的在线教育相比,完全不在一个赛道了。

不过,金鑫对个性化教育有一种执念,他坚信,以学生为主体的学习会打破传统的标准化的工厂教育方式,让所有学生都能得到个性化的教育。比如e学大有个有意思的打分系统,通过记录分析学生的学习行为,提供两个指标,牛值和学值。

前者体现学生学习的强悍程度,数值高的是学霸,数值低的是学渣;学值则反映学生的努力程度,经过长时间学习,量变到质变,牛值会随着学值的增长而改变,说明学生进步了。

这也算是金鑫对于教育的独特发明吧。

06.控制权旁落,金鑫出走

上市后的学大股价一直表现不佳,这让金鑫颇为挠头,他曾在很多场合为学大的一对一模式做解读,称目前外界对一对一模式不太看好,认为其利润率和大班相比偏低,因此,股价一直上不去,和新东方领头羊的距离越拉越远,甚至被很多后起之秀超越了。

为了打破窘境,2015年,上市满5年的学大选择私有化。

有一家叫银润投资的上市公司以23亿的现金,收购了学大教育。彼时,为了规避繁琐资本监管和缩短借壳时间,银润选择现金收购,当然,银润没有那么多钱,怎么办呢?他向紫光集团借了23亿。

然后,银润的算盘等到收购完成后,再实施55亿元定增,还上此前的23亿借款,然后剩下的钱,投在线教育。然而,大环境的改变,导致定增计划被无奈终止,银润无力还债,结果,紫光集团旗下的紫光卓远便“被”成为了学大的第一大股东,银润投资变更成了紫光学大。学大教育创始团队最终控制权旁落,金鑫也被逐渐边缘化。

同时学大的业绩也很惨淡,2015和2016连续两年亏损,又多了几千万的漏洞,以至于紫光学大被深交所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虽然紫学光大在2017年扭亏为盈,但紫光学大并不看好一对一模式,便开始转型开拓新的业务增长点,并试图甩开学大教育这个沉重的包袱,这种行为让金鑫极为不满,一怒之下辞去了学大总经理职务。

这是金鑫离开学大最远的一次。

这一走就是三年。

金鑫走了,紫光学大高层开始马不停蹄的策划“出售学大”,这也被很多业内人士抨击,紫光学大的“骚操作”给教育概念股无疑带来了不小的负面影响,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说白了,资本本身就是“渣男”,你想他从一而终,简直痴心妄想。

短短半年时间,学大被三次甩卖,最惨的时候,像赠品一样被打包出售。虽然三次资产重组都因为条件不够成熟而终止,但也给学大创始团队带来了深深的伤害。

相信任何一个创始人都不会忍心见到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被如此糟践。

07.回归学大,金鑫归来

为了重掌学大教育,金鑫一直没有放弃。

从2019年开始,有一家天津的安特公司不断增持紫光学大的股权,通过股权转让协议和在二级市场的不断买入,天津安特以直接或者间接的方式,将股权做到了23.94%,从而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而天津安特的实际控制人就是金鑫。

2020年5月18日晚,紫光学大发公告,选举金鑫成为紫光学大第九届非独立董事,同时聘任其为紫光学大新任总经理。7月21日公司公告定增预案,拟定增募资不超过11亿元,定增对象包括金鑫控制的公司,定增完成后,金鑫将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历经数载,金鑫终于回归。

然而,摆在金鑫面前的摊子并不简单,学大教育目前在全国拥有581个教学点,覆盖30个省116个城市,去年全年营收30亿,增长放缓,而净利润只有1个多亿,算下来净利占比0.4%左右,稍微不慎,就是亏损。一对一究竟利润如何,做大班的心里很清楚。

加上今年受到疫情影响,线下发展停滞,学大业绩的增幅一直下缩小。同时还有在线学习平台e学大在持续烧钱运营,但是收入有限,可以预见的是今年的财报将史无前例的难看。

同时资本市场的反应也很奇葩,在公告金鑫回归的当天,紫光学大结束了连续多天的增长直接跌停。这似乎是在给这位创始人以“卧薪尝胆”的警告。

相关文章
文章标签: